用关键词寻找快捷采集工具:
热门:微博天猫京东知乎豆瓣
没有想要的数据?可定制
新闻>威锋网>威锋网_新闻详情

temp_威锋网_新闻详情_规则_1_列表(以下为示例数据)

标题 内容 时间 作者 来源 评论数 查看数
乔纳森再谈设计 : 要新不难 要更好才是最难
每一件苹果产品,在它们那或大或小的机身下方,锁着的是苹果的专注和追求,读千遍也不厌倦。  苹果公司的最新作品《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日前已经正式上架苹果美国等市场的在线商店以及部分零售店。苹果在这本书通过 450 张苹果产品及其制造过程的相片,记录了苹果 20 年来的设计历史。  苹果公司首席设计官乔纳森·艾维也多次接受媒体采访,谈到很多与这本书、苹果设计相关的话题。  以下是乔纳森接受 Dazed 采访全文:  为什么是书,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时候推出来?  乔纳森:我们八年前就开始了这个项目,因为我们觉得有责任去尝试为我们所开发过的产品创建一份纪念档案。其实我们更多地是觉得这是我们的义务,所以我们义无反顾。原因之一,我觉得相对明显的就是,作为设计师,我们对未来更加好奇,对那些未知的东西更有兴趣,未来也在消耗着我们。我们已经共事 20 或者 25 年了,我们都觉得出这本书很合适。从这本书里你将能够了解作为一个团队我们是如何吸取经验教训,不断进步学习,也能感受到技术的进化演变。  在介绍这本书的时候,你说你们努力开发一些简单的东西,那么你能说说你概念里的简单是如何定义的吗?  乔纳森:我们想要达到一个点,就是在产品上你丝毫察觉不到刻意设计的痕迹;到这个程度之后你就会发现如果和其他同类产品相比,其他产品上人为设计的痕迹很重,缺乏理性因素。这是感知的必然性,但是要想达到这个程度必须得下一番功夫。在我看来,做出一些看起来简单的东西是挺容易的。有些物体它们的风格就是简单,但是它们的功能和核心架构的构想却一点都不简单。我们认为一款产品它固有的简洁性始于它的核心架构和它的外形设计。我们的工作之一就是整理那些本来混乱、复杂的东西,让它们变得秩序井然。如果设计师在产品中强行加上所谓的美学风格,你就会感觉到其实是设计师在向你讨好。我想设计师的工作是试着去解决某些问题,让产品越简单越好。这真的非常重要。  你在苹果公司的头衔是首席设计官,但你同时还得兼顾人机界面。这是怎么一回事?  乔纳森:过去 25 年时间我建立了工业设计团队,不过最近几年公司要求我协助建立和领导人机界面设计团队。这是一个团队,不是一门学科或者一次练习。过去我为了建立工业设计团队投入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所以我想我能够在这方面有所帮助。我非常清楚自己能提供何种程度的帮助,不过我喜欢做的是可以建立一支有着浓厚设计文化的团队,我也希望这个团队以后能够取得成功。  我认为我自己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求知若渴,好奇心重到无可救药。我认为要说苹果特别不同寻常的一点,很多人都会说苹果的特别之处在于,苹果年复一年累积了很多经验,而且确实也定义了硬件和软件文化。所以我们最终才能够一起开发硬件和软件,创造独一无二的体验——因为硬件和软件的无缝整合,所以 iPhone 能够成为可能。最难得的是一个转瞬即逝的想法最终变成了一款非常强大、影响深远的产品。开发 iPhone 的时候,有很多阶段在解决一些并非不可避免的问题是,我们都担心我们的解决方案会不会不可行,会不会不成功。  我有读过你的一段采访,你说你实在弄不明白多点触控界面,所以用耳朵去拨号。这是为什么?  乔纳森:有段时间感觉就是对于这么一款天天放在眼前或者放在耳边用的产品,我们对它的认识产生了根本性错误。我想很多时候我们都发现了,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我们不能只依赖硬件,也不能只依赖软件,而是要能够同时设计硬件和软件,把它们结合起来。  翻这本书的时候我们确实能感受到产品的进化发展——机身越来越薄、一体成型的工艺、整体设计越来越小,越来越精炼——在最后我们看到的是 Apple Pencil,感觉特别像一个感叹号。这支笔设计非常直观。你之前曾说过它会让人觉得“似曾相识”——我用着它的时候就是有这种感觉。  乔纳森:你用这么个词来形容它还真是有趣。对,我想这就是设计可以做出的贡献吧。一些代表这未来的实体物品,它们看起来就是似曾相识。  在技术变化上感觉还有很多可能性,但是它们的发展变化好像很慢。你觉得材料设计技术的发展是太快了还是太慢了?  乔纳森:这个问题其实是不同的东西,它们的发展速度不一样。某些技术它们发展速度非常快,利用这些技术,将它们转化成可以刺激其他技术以同样速度发展的东西。可是现在它们的速度不一样。  为了让不同领域的技术向前发展一步,你付出的努力完全都是不成比例的。有一些领域的技术需要你付出最大程度的专注和努力以及投资,可能才有相对增量的发展;可是有一些领域却有了非凡的进步,所以我认为挑战还是在于技术不是以同一个速度在发展。  我们注意到目前行业和市场中这么一个趋势。过去 10 年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更渴望新鲜、新奇的东西。有时候他们的追求并不是更好,而是新鲜、和以前不同的东西。其实要新的东西、不一样的东西是很容易的。你真想要的话,今天下午我们就能给你给新的、不一样的产品,但是要开发一些真正更好的东西是很困难的。  这是一本致敬乔布斯的书——那么你有没有从他那里学到一些持久不朽的原则,而且你也希望这些原则以后能够在一代代的苹果人身上流传下去?  乔纳森:我想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超出原则这个范畴,而是我们如何一起共事。它是工作的一整套方法,对待工作的一种态度。我想是为了产品不顾一切的态度。一切都始于产品,也终于产品,如果你一门心思就是真诚地尝试,以做出最好的产品,那么其他问题都将不成问题。史蒂夫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以前我们经常每天一起工作好几个小时。  你觉得你现在设计的产品是当初你和乔布斯所讨论、所梦想的产品吗?  乔纳森: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好。其实还是回到刚才我说的——这其中还有我们看不见的一部分,情况可能像这样——‘好了现在有这么一项可用的技术,用它我们可以怎么怎么样,但现在我们还不能用它,因为我们还需要技术 A、B、C,或者我们还需要某种新的材质,可是这种材质现在也没有。’所以我们把这项技术暂时放一边,因为我们知道未来有一天等其他技术和材料准备好了,这项技术还是能派上用场。有些东西我们只能够做做原型产品,不能完成最终的开发。这不是做得对不对、适不适合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做才对、才适合的问题。  当你不在思考未来的时候,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你放松下来?  乔纳森:我想我可能会放上唱片、坐下来、品一杯好咖啡。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么一件事情其实都是很奢侈、很任性的。  黑胶唱片、CD 还是 MP3?  乔纳森:黑胶唱片  在介绍里面你没有使用“emotion”,倒是多次用了“care”,这是有意为之?  乔纳森:确实是有意为之。我想设计能够引发情绪反应的问题还是在于会让人不知不觉陷入其中。  傲慢也许是?  乔纳森:赞同。我一直觉得你们对我们的产品的情感反应就是一种结果,是由我们来定义的。同样地很多人说我们的产品很有代表性。这不是我们可以说的话。有时候一款产品它带有某种文化意义,说它具有代表性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可以理解的、准确的,但这不是我们可以说的话。同样的,我们设计不是为了引发某种情感,但是我们希望人们可以和产品建立一种关系,一种情感上的关系。但如果要让我说我们设计有情感的产品,我会觉得非常不舒服。  这本书里第 135 页的 iPhone 是谁的?就是你们拍的那台“被虐多年”之后的 iPhone。  乔纳森:那是 Evan Hanke 的手机,她是我们工作室里的一名设计师。这 iPhone 看起来难道不酷吗?她常常损毁自己手头的物品。但是我觉它有着一种很吸引人的特性。我觉得把这台 iPhone 的图片收录进来挺好的。  注:苹果这本新书中的图片由摄影师安德鲁·朱克曼(Andrew Zuckerman)拍摄。这名摄影师早在 1999 年就获得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的艺术学士学位。他喜欢拍摄动物照片,不过他拍摄的照片都十分独特。他把动物带到摄影棚中,用白色背景将这些动物从它所处的环境中被剥离出来,如同时尚人像一般,舍弃了被摄主体所处的环境,一心一意地去欣赏造物主的生命杰作。  CreatureBook:自然生物摄影网是由安德鲁·朱克曼创办的一个综合性的自然世界摄影图片展示和生物工程网站。这是一个让人赏心悦目的网站,在白色背景的衬托下,动物们显得格外可爱,让你在不自觉中喜欢。  而苹果公司这次选择与安德鲁·朱克曼合作或许就出于他的这种拍摄风格吧。白色的背景,简约而不单调,不会喧宾夺主,符合苹果公司一贯以来的风格。苹果为这本定制了纸张和墨水,再结合这名摄影师独特的拍摄风格,我们可以在这本书里看到最原汁原味的苹果产品。下面放上这名摄影师的几张动物照片,感受一下:
2016-11-17 11:15
水木之向
威锋网
19
8511
威锋iFixit联合同步首发AirPods拆解:没有修复的可能
新款AirPods是否值得你的等待?它又内藏什么黑科技?不多说了,看拆解吧。  威锋网讯,如果说 EarPods 是苹果在 iPhone 7 之前所使用的耳机解决方案的话,那么 AirPods 就是苹果在 iPhone 7 后所打造的全新无线耳机体验。新款 AirPods 是否值得你的等待?它又内藏什么黑科技?本次威锋网受著名拆解团队iFixit 之邀,联合为你带来这款无线耳机的独家首发中文拆解。  1  现在 AirPods 已经完好地放在桌面上了,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它的基本规格。  每只 AirPod 重 0.14 盎司(4 克),充电盒重量为 1.34 盎司(38 克)。  每只 AirPod 的大小为 16.5 mm × 18.0 mm × 40.5 mm,而充电盒的大小为 44.3 mm × 21.3 mm × 53.5 mm。  利用蓝牙技术和苹果的 W1 芯片进行无线连接。  使用麦克风、光学传感器和一个运动加速计来进行入耳检测。  采用波束成形技术的麦克风加上一个额外的加速计来过滤外界噪音。  AirPods 单次充满电可以使用 5 个小时,而配合充电盒使用则可以超过 24 小时。  2  AirPods 还配备了一个充电盒。  在充电盒的一端是用于充电的 Lightning 接口。  在另一端则是放置 AirPods 的嵌入式耳机放置槽,放置槽底部分别有两个触点来为耳机电池进行充电。  最后,在充电盒的顶部(两个放置槽中间)有一个 LED 指示灯,它可以显示耳机或充电盒的充电状态。  通过 X 光图像你可以从头到尾地看到它的内部构造。  3  在充电盒的盖子下方写有产品型号:A1602,在这里你也可以看到充电盒的电池容量:398 mAh。  转过来看一下充电盒的背面,下方的圆形按钮是用来实现即时同步(连接)功能的。  好了,不多说了,入正题。  4  耳机上有一些开孔:扬声器格栅、波束成形技术的麦克风开孔以及 IR 距离传感器。  左边和右边的耳机产品型号也不同,分别是 A1722 (左)和 A1523(右)。  X 光图像可以让你更清楚地看到其内部构造。  5  一眼看过去没有明显的缝隙,所以需要借助更加“暴力”的手段,例如加热和小刀。  加热后,试着用小刀割出一条缝隙来。  为了安全,我们接下来使用一个撬具来撬开它,慢慢转动就可以将扬声器部分从耳机中分离出来,并且可以看看到内部的零部件。  6  看到里面的零部件后你会发出惊叹的,因为这里全部是精密的元件。  开始拆下主板、线缆和一些零碎的东西。  如果举办一个将复杂线缆塞进小空间内的比赛,苹果一定会赢。  另外,我们还看到了世界上最漂亮(而且是最小?)的同轴电缆连接器。  在另一侧是其中的一个 IR 距离传感器,用于检测 AirPods 是否在耳朵里。  7  在耳机部分很难找到出路,我们不妨转向耳机根部,希望能够找到另一个突破口。  闪闪发亮的金属帽(很多粘合剂)上有为 AirPods 充电而设的金属触点,并围绕着主麦克风。在大量粘合剂的背后还可以看到电池线缆的末端。  清理完粘合剂后可以看到微型电池的末端,末端还有一个个很细小的焊点,要更换这些电池看起来将会十分麻烦。  8  要开启耳机确实困难,护士,给我一把手术刀吧。  打开耳机后,在电池上方“躺着”的似乎是一条天线。  好吧,没有耐心了,将剩余的外壳都剥下来,来看看里面的东西。  9  剥落外壳后,我们就可以将长长的天线扯出。  从天线还可以看出苹果 AirPods 的设计,悬吊着的杆并不仅仅是为了平衡,同时还改善了信号的接收。  继续来看看电池,在电池上标有一些信息。这是一颗容量为 93 毫瓦时的电池。  10  将复杂的柔性电路拉出,排列很整齐。它们看起来像是测试点,但并没有进行标记。  线缆和扬声器交织在一起,这里有一个距离传感器和一些天线。  11  看看这里都有些什么元器件  红色:苹果 343500130(应该就是 W1 无线通讯芯片)  橙色:赛普拉斯 CY8C4146FN 可编程 SoC  黄色:美信 98730EWJ 低功耗立体声音频编码解码器  青色:德州仪器 TPS743  12  这就拆解完了一只 AirPod,接下来到看起来没有缝隙的充电盒了。  同样地,充电盒也非常难打开。  我们使用一些工具来撬开它。警告:这其实并不是最安全的办法。  最后我们将耳机放置槽从盒子里分离出来,可以看到里面的一些零部件,其中包括一块大电池。  13  虽然耳机放置槽被移除了,但依然连着一些线缆,我们先拆下 LED 指示灯。  凭借着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将放置槽拆下来了。  但我们仍需努力,再拆下盒子上的铰链。  14  充电盒真是个棘手的东西,它累坏了我们的拆解人员。  是什么使得它如此棘手?原来“凶手”是电池,它卷缩在聚碳酸酯材质的卡槽中。如果你注意到的话,LED 指示灯有一半线缆都落在后面。  在移除电池之前,我们发现这里又有大量的粘合剂,我们还发现有一条单独的线将电池连接到充电盒的主板。  15  将外壳都剥下,好好地看看这块大电池。  这是一块 3.81V,1.52 瓦时的锂电池,它的电池容量大约是 AirPods 耳机的 16 倍,这意味着你可以将两个耳机充满 8 次电。  根据记录,Apple Pencil 的电池大约是 0.329 瓦时,Apple Watch Series 2 为 1.03 瓦时,所以这应该是我们见过的容量最大的微型电池。  16  背部的同步按钮是独立工作的,上面的触点对应主板上的触点。  电子开关可以很复杂。但这颗按钮,并不复杂。它就像是一个按钮开关。按下按钮就可以关闭电路并让电流释出,总之就是非常简单。  17  松开一组十字螺丝就可以拆下 Lightning 连接器。  庆幸的是,Lightning 接口是标准组件,如果坏了的话你也可以进行更换,不过你要先拆开这个充电盒。  主板被大量的胶带固定着。  18  让我们看看充电盒的主板都有些什么元器件。  红色:意法半导体 STM32L072 ARM Cortex-M0+ 微程序控制器  橙色:恩智浦 1610A3 充电 IC(和 iPhone 6s 和 SE,以及 iPad Pro 中的一样)  黄色:德州仪器 BQ24232 电源管理 IC  19  耳机拆解全家福。  充电盒拆解全家福。  所有 X 光图像均由 Creative Electron 的朋友提供支持。  20  AirPods 的可修复得分为:0 分(10 分为最容易修复)  理由如下:  不破坏外壳根本不可能拆出零部件。  耳机和充电盒的外部都只使用粘合剂(使开启变得困难)。  更多详情可关注 iFixit 中文站:https://zh.ifixit.com/
2016-12-20 21:00
vanfam
威锋网
270
94517
新款MacBook Pro评测:Touch Bar真的能提高效率
曾经,有多少人期待苹果推出触控屏幕的 MacBook Pro,虽然我们都觉得在一块立着的屏幕上触控是多么傻的事情。今年苹果回应了我们的这个梦想,给我们一块长方形的多点触控小屏幕。  曾经,有多少人期待苹果推出触控屏幕的 MacBook Pro,虽然我们都觉得在一块立着的屏幕上触控是多么傻的事情。今年苹果回应了我们的这个梦想,但不是一整块可触控的屏幕,而是给我们一块长方形的多点触控小屏幕。带 Touch Bar 的 MacBook Pro 跟大家见面了。  外观设计和质感  MacBook Pro 的质感不用多说,市面上这么多规格比它强,所谓怪兽级的笔记本电脑,用户坚持选择苹果的产品,除了是为了苹果的系统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冲着它的工业设计和一流品质。  新增的 Touch Bar 和 Touch ID 与物理键盘搭配毫无违和感。Touch ID 集成到电源按键,是一块小正方形的光滑镜面,旁边的一条就是 Touch Bar 了,光滑,手感很好。全新 MacBook Pro 在外观上还有个特征,那就是机身边上的扩展接口,没有了以前各种专业的扩展接口,现在侧看机身显得非常干净整洁,设计更紧凑。可惜苹果的这番苦心因为接口局限性问题曾在发布会后倍受争议。  相比上一代 MacBook Pro,即使是相同尺寸,2016 年全新 MacBook Pro 的整体设计显得更加紧凑,不仅是因为厚度明显减少了许多,还有一些细节上的改变影响着 2016 年款的全新形象。细节控应该很容易察觉到,铰链设计的不同,两者给人的感觉也不同。全新 MacBook Pro 的铰链采用金属注模工艺,更隐蔽,更精密,相比上一代 MacBook Pro 裸露在外的一大块黑色塑料铰链,感觉会更耐用。这也是苹果能将全新 MacBook Pro 做得更薄更纤巧的原因之一。▼点击下页精彩继续▼
2016-11-24 14:38
lydia_emyeu
威锋网
133
109103
这十年iPhone所用的技术是这样逐步发展的
虽然政府部门没有制造 iPhone ,但是 iPhone 所用技术的开发进步,或多或少都与政府部门的投入和冒险息息相关。  2007年,地球上最具影响力的企业苹果为我们带来了一些新的东西,而这个新东西最后也成为了历史上最赚钱,最伟大的设备之一,那就是 iPhone 。怎么来衡量 iPhone 的现代经济意义?从盈利能力来说,世界上或许只有两三家公司能像苹果那样,从 iPhone 身上赚钱更多的钱。事实上,iPhone 可以说创造了一种新的产品类别——智能手机。  iPhone 和它的竞争者在过去十年里,创造了一种当时不存在但是现在绝大多数人都需要的欲望对象,而且,iPhone 还改变了其他一些东西,比如说软件,音乐和广告等等。  iPhone 改变了许多东西是我们所能看见的,处于表面的事实,当我们想更深入去挖掘时,我们会发现,iPhone 带来的,远远不止我们表面看到的这些。不管是史蒂夫.乔布斯还是他的早期合伙人沃兹尼亚克,还是蒂姆库克和富有远见的设计师乔纳森.伊夫,这些都成为 iPhone 故事里,最重要的“演员”,但是还有一些非常重要“演员”,却被我们所忽视和遗忘,或者说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问问我们自己,我们到底喜欢 iPhone 什么?酷炫的设计,好用的用户界面,对细节的关注,还是说软件或者其他硬件方面?其实不管是 iPhone 还是其他智能手机,除了这些我们所了解的功能以外,它们还包含了非常迷人的技术。  分析师提到 iPhone 拥有 12 项关键的技术,这 12 项技术包括微小的处理器,内存芯片,固态硬盘,显示屏,锂电池,触摸屏,这些都是硬件部分。而网络和软件部分则包括有万维网,快速傅里叶变换,蜂窝网络,互联网,GPS 全球定位系统,Siri 智能语音助手等等,所有的这些技术,都是组成 iPhone 或者说是其他智能手机的一部分。  这些技术对于 iPhone 来说,不仅仅是重要的,有的甚至是不可或缺的!当然,iPhone 并不是创造了这些技术,它只是将这些技术加以运用,而在这些技术的发展过程中,政 府与相关部门以及国家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让我们看一下具体的例子。GPS 全球定位系统最早是一个纯粹的军事技术,直到上世纪 80 年代,它才开始在民间被加以应用。而万维网的存在要归功于 Tim Berners Lee 爵士所做的工作,他是一名软件工程师,受雇于欧洲核子研究中心。该中心位于日内瓦,它是世界上最大型的粒子物理学实验室,所以说欧洲核子研究中心也是万维网的发祥地。很显然,资助该研究中心的正是欧洲各国政 府。  互联网起源于 Arpanet("阿帕"),它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开发的世界上第一个运营的封包交换网络,它同时是全球互联网的始祖。可以说,智能手机的进步,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还要归功于政 府对技术的投入。  快速傅里叶变换是什么?它是利用计算机计算离散傅里叶变换(DFT )的高效、快速计算方法的统称,简称 FFT 。计算量小的显著的优点,使得 FFT 在信号处理技术领域获得了广泛应用,结合高速硬件就能实现对信号的实时处理。这个算法使得我们在“一个世界”里可以模拟各种各样的信号。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数字化的,最终我们可以通过电脑或者 iPhone 处理这些信号。  这种算法最终被伟大的美国数学家 John Tukey 洞察了。John Tukey 将其用到了什么地方?或许你已经猜到了,军事上。更准确的说,他加入了美国科学顾问委员会(时任美国总统为甘乃迪),他们试图找出如何检测前苏联当时正在测试核 武 器的方法。  如果没有触摸屏,智能手机很可能也不会成为智能手机。触摸屏的发明者是一位叫 EA Johnson 的人,他最开始的研究也得益于英国政 府的帮助,因为他被请去从事皇家雷达的建立。随后,科学家进一步开发了触摸屏技术,而美国德拉瓦大学的研究人员 Wayne Westerman 和 John Elias 最终将多点触摸技术商业化,最后,苹果公司得到了这项技术。  对了,Wayne Westerman 的研究奖学金是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和中央情报局资助的,从开始到结尾,我们都看到了政 府所起到的作用。  从 Siri 的开发和锂电池的开发来看同样如此,技术的进步或者说开始研究某项技术,都得益于政 府或者相关部门的支持和投入。早在 2000 年,也就是 iPhone 诞生 7 年前,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 DARPA 就委托斯坦福研究所开发“原始的 Siri ”—一个虚拟的办公室助理,它可以帮助军事人员完成工作。随后,不少大学才开始疯狂研究这项技术,最终,苹果等科技公司让智能语音助手商业化,我们最后也看到了 Siri 的“降生”。  还有硬盘驱动器, iPhone 的屏幕和一些半导体配件同样也有着相同的“发展轨迹”。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都能看到政 府提供支持和帮助的身影。甚至说,硅谷本身的发展,也多亏了早期的仙童半导体公司。这家公司,曾经是世界上最大、最富创新精神和最令人振奋的半导体生产企业,它为硅谷的成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这家公司在早期的发展,多亏了军事采购。  然而,美国军方并没有制造 iPhone ,欧洲核子研究中心也没有创建谷歌,这些技术,都依靠磨练和发展,最终渐渐投入到商业化应用中,所以我们才看到最终 iPhone 的到来,人们进入了智能手机时代,众多科技公司蓬勃发展。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正因为有了政 府的投入和冒险,这些“可能”最终才变成了现实。  不可否认,史蒂夫.乔布斯就是一个天才,他创造了一些非常奇妙的东西,但是如果没有快速傅里叶变换和触摸屏等技术的成熟,也许乔布斯最终为我们带来的,就不是在技术上翻天覆地的 iPhone ,而是其他令我们着迷的“玩具”。  iPhone 不知不觉走过了 10 年,我们也看到,这十年时间里,智能手机是如何通过不断吸收和学习其他领域的技术,让自己变得更加聪明的,下一个十年,iPhone 还会怎么变?相信现在谁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或许只有期待,iPhone 与智能手机,能继续引领科技的发展,创造更多的奇迹。
2016-12-27 09:24
khatmu1988
威锋网
10
11537
托尼亲述基于 iPod 的 iPhone 原型机的故事
如果老乔在的话,他又会如何叙说这些故事呢?  在 iPhone 发布 10 周年的纪念周里,我们看到网上又出现了很多与第一代 iPhone 开发相关的消息。昨天 Sonny Dickson 就发布了一则视频,其中我们看到是原型机中拥有类似 iPod 的界面设计,还带有虚拟滚轮。  而一直以来,坊间盛传的版本是当时苹果内部有两个团队在开发设备,一个是想让 iPod 变成手机,一个则是想将 OS X 精简了然后装到移动设备上。这两个小组互相竞争。var letvcloud_player_conf={"uu":"0330d88456","vu":"0ba8fc297a","pu":"35f7918307","auto_play":"0","width":"600","height":"400","lang":"zh_CN"};  而作为当时亲自参与了开发,负责管理 iPod 和 iPhone 小组的托尼·法德尔来说,他不这么认为。最近他接受了媒体的采访,我们可以来看更详细的消息:  最近网上曝光了第一代 iPhone 开发初期的原型机,还有很多当时相关的事情也被曝光了,包括初期有两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竞争得水火不相容。  当时有大量的用户界面开发、软件和硬件之间的开发。其实那应该是不同的想法的碰撞,而有时候愚蠢的东西只是一开始的时候开起来比较愚蠢,一旦有了突破,你就会发现它已经变得很聪明了。比如,“噢!谁都喜欢在实体键盘上打字,没有人会想着在玻璃上输入文字”,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你需要不断给人压力,这样他们下意识的反应才不会是问题的答案。那时候我们应该有 16 或者 17 种不同的概念。  那些曝光出来的东西,有触控屏滚轮、有 iPod 界面等等,以现在的眼光来看都觉得应该是疯了才会想出这样的东西吧。那么你来说说这些曝光出来的东西都是什么?  当时是有两种不同类型的原型机。其中之一是给用户界面小组使用的,因为那时用户界面小组还使用 Director,他们总能够很快地在屏幕上模拟一些东西。一个小组把它当做 iPod 那样来开发,而另一个小组则是以触控屏为出发点来进行开发。这两个小组互有合作,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是两组不同的人在尝试不同的东西。另外还有开发组原型机,我们可以在这个原型机上重新用户界面,尝试触控屏和实体按键的设计。因此,在第一代iPhone的开发过程中,硬件和软件用户开发界面其实一直是并行的。你在视频中看到的只是用户界面开发人员他们在 Mac 上所做的事,没有原型机硬件。  接下来我们谈谈最新发布的视频里,我们看到的硬件所运行的软件吧。我们发现原型机上并没有运行 Director。  有人负责将一些东西移植到真正的 iPhone 上。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这些人可能是出于好玩才移植的。当时没有硬件演示,一开始都是在 Mac 上测试软件的。后来我们尝试开发滚轮,毕竟已经有现成的滚轮 iPod 可以参考,所以我们想在滚轮 iPod 的基础上进行开发。但是在 iPod 上编辑用户界面难度实在太高,所以我们先在电脑上编辑,然后再移植到iPod中。  这就说明了为什么会有 Aqua 界面元素——这是一款用于 iPod 仿真的 Mac 应用。  准确地说它是一款 Mac 应用。它可以是 Director,也可以其他东西。  那么它最终是如何出现在 iPhone 原型机上?  后来有人把它移植过去了吧。  是苹果的人还是其他地方的人?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就是有人在某事某地将它移植过去了,所以现在才能看到它们并列放到一起对比。不过在苹果公司内部,当时做决定的时候我们不会做这样的对比,我们从没有做过这样的对比,这也不是苹果会做的事。  在视频原型机中我们可以看到界面分成上下两个部分:上半部分是手机的菜单书,下班部分是一些奇怪的仿真的东西。所以当时你的想法是“把 iPod 做成电话”。可是怎么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了?  这就得说到更久以前的事情了。起初我们是想让 iPod Video 产品更好用。所以在 iPod 上放了一个大屏幕,取消实体滚轮,使用虚拟滚轮设计来替代,这样用户就可以查看宽屏视频和照片。滚轮是这个计划最大的阻碍,我们不想把设备做的太大了,只是想让屏幕变大,我们就尝试各种办法。所以就有了视频中的虚拟滚轮,这也是我们的一种尝试。  然后就是iPod Phone,但是它的屏幕太小了——很像诺基亚的小屏幕手机设计。然后我们试过只用滚轮来作为界面,毕竟它很有代表性。当时所有市场营销人员脑海里想的都是——打死我们也不能让滚轮消失,所以我们就试试这个设计吧。但是 iPod Phone 有一个致命缺点——它不能拨号,这也是它最终被淘汰的原因。它的设计和其他功能都没有问题,但就是拨号不方便,太啰嗦了。所以我们只能非常遗憾地说:“这样也行不通。”  后来我们又尝试多点触控,直到最后界面完全改变,变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样子,我们把它叫做磁贴。  那么当时和乔布斯还有其他人一起的时候,你的提议是什么,其他人的提议呢?  那时我们很多人已经意识到,用滚轮拨号实在太麻烦了,所以我们和乔布斯坦白:“史蒂夫,我们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可是乔布斯说:“不,我希望你做下去。你继续做下去。你必须尝试。试一试吧。”  我们做了一切尝试。试过在滚轮上添加小按键,可以直接点击拨号。诺基亚也推出过这么一款手机,手机上的数字键盘就排列成圆形,不过是实体按键,当时乔布斯就是希望我们往这个方向尝试看看能不能成功,所以我们也就继续尝试了。  但后来我们还是和他说:“史蒂夫,放弃吧,真的太难了,行不通。”所以我们花了4、5个星期的时间,做了一半后就和他说“这个真的不行。”接着我们又试了4、5个星期,还是不行,所以我们说:“这就是浪费时间。”但我们还是得准备好继续研究下去,因为那才是他想要的。开发键盘硬件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情况。史蒂夫说:“不,我们必须想办法让这个键盘能够在玻璃上工作。”  所以 iPhone 的 iPod OS 版最后命运是……  在我接管这个部门之前,Jon Rubinstein 是主要负责人。Jon 和另外几个人已经开始开发基于 Linux 的操作系统,还有就是 Avie Tevanian 和斯科特·福斯特在开发的精简版 OS X。他们在竞争,看谁开发出来的系统更好。他和 Jon 在战斗。  我接管了之后,我们已经有足够的条件确保它可以在硬件上运行,因为当时 macOS 非常大。后来我决定放弃嵌入 Linux 项目,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乔布斯对这一切都非常满意。从我接管部门到最终决定 Purple OS 这条路可以继续走下去,这期间只隔了 2、3 个星期的时间。  Purple 就是现在的 iOS 的代码?其他东西和这个代号没有任何关系?  没错。  那么,在硬件的选择上,你又是如何确定选择 ARM 处理器的?  还是因为 iPod。我们把 iPod 上的东西都搬过来。最终,iPhone 成功了,然后乔布斯寻思着转而使用英特尔的处理器,所以在艾萨克森所著的《乔布斯传》中你们才能看到英特尔和 ARM 之争。不过从一开始就是 ARM处理器了,这甚至都不是一件需要做任何决定的事情,因为我们就是在 iPod 的基础上开发了设备。  那是什么时候你意识到自己做了一款必胜的产品?  其实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开发了一款必胜的产品,但我想我们拥有必胜的设计。这两者是有区别的。但我们的触控操作在真正硬件产品上都获得相应,软件在真正的硬件上运行流畅,而且和其他厂商的相比,它的速度那么快,响应那么迅速,当我们跨过各种障碍之后,我们明白我们的设计必胜。虽然一路我们必须狠心放弃很多东西才最终得到这么一款产品,但是我们知道它的设计很棒。它的设计以及我们所尝试的所有想法和设想都不存在问题。其实就是,为了让这款产品能够面世,我们必须破釜沉舟。
01-12 15:56
水木之向
威锋网
4
5123
V8.9 版权所有 © 2007-2019 GooSeeker 深圳市天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粤ICP备08108565号-1